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历史

不悔神王 第二百十六章 绿绮

2020年01月17日 栏目:历史

不悔神王 第二百十六章 绿绮“开辟鸿蒙,此为琴冢。”“夏奇是吧,我名友志,乃志于琴,友于律。选你试炼,看来是天意,我已经听到你在

不悔神王 第二百十六章 绿绮

“开辟鸿蒙,此为琴冢。”

“夏奇是吧,我名友志,乃志于琴,友于律。选你试炼,看来是天意,我已经听到你在玉石坑道中的节奏与韵律,当真让人佩服。”

那个曾见过面的天界神兵都督自我介绍道。

“这里是什么地方?”夏奇被那六名金翅神兵天将挪移过来后,发现这个空间十分奇特,松木竹石应有尽有,海风日月、龙吟虎啸亦时时回响在耳畔。

“这里就是西昆神界的琴冢了。”友志说。

“让我来此有什么需要我做的么?”夏奇继续迷惑不解。

“嗯,也没什么需要你做的,只是你本身的音乐气质决定了你肯定要来此,所以你就来了。”

“我们没权利阻止你,也没权利邀请你,你是被选中的。”那个方脸直鼻八字胡须有些古像的友志说道。

“先别急,我先为你弹奏一曲再说。”

友志从储物空间中拿出一尾古琴,长衫席地而坐。

背后仙云缭绕,松柏显现,云鹤长鸣,一两只白鹿低头吃草慢吞吞经过林间。

一袭清泉从山涧流出,经过夏奇身侧,微微漾起清风几许。

“好了,我要开始了,你自便。”友志说完,神与气合,手指如纶,揉漫拨挑。

一曲《少年游》铿锵而出,夏奇胸中的剑气嗡的被激荡而出,忍不住的拔出轩辕神剑,随着那激荡的琴音开始舞剑。

琴音高,剑速快,琴音缓,剑招缓。

夏奇的眼中哪里是什么松柏林壑,哪里是什么仙鹤白鹿,哪里是什么弹琴自缱……

心中想的是无尽的星空,剑中有的是深邃的星光,剑招划破幽冥的银河,剑招横贯亘古闪耀的日月,剑招有大江流淌,高山远逝的开阔……

一曲终了,轩辕七杀已然使完,夏奇这番舞剑,比和小诸比剑时还要痛快。

“好剑法,值得我这一曲《少年游》,再听我一曲!”友志说完,随即又是一曲《长相思》奏出。

夏奇刚从那浩漫星空无边剑气中归来,气息还未稳,募地被友志的《长相思》古曲给带进了缠绵温柔乡中。

顿时,刚才的英武豪迈变成了儿女情长,初识的璀璨,相交的坎坷与陪伴,分别的痛苦与煎熬,相聚时的悲欣交集,携手处山河有情,游怡处赏心悦目,多少甜美的夜晚与醒来的清晨,多少白马红妆的潇洒与风流……

在这一曲《长相思》中勾起了夏奇诸多内心翻腾的情感浪花,思念之人从以前的绮罗轩变成了如今的黛丽斯,当真是风物无情人暗换,不思量,自难忘。

夏奇想起了释天的疯魔,想起了那幻境中的生离死别,想起了和黛丽斯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啊!”夏奇的释天三指倏地点出,接着是裂空穿云手法。

一招招,一式式,飘逸无方,饱含思念。

若是释天见到了,非气哭不可,从没有人如此使用释天三指的。

太温情了,温情到决绝,温情到痛不欲生。

释天三指要的是什么?是霸气与杀伐,是一往无前的果断与无情。

夏奇这次是创新了,释天三指硬是被他注入了缠绵与相思,那一指出去,跟勾魂似的,再配上那温柔的眼神,谁会提防呢?

惊天动地的杀招被温柔包装了。

所谓刚柔相济,百炼钢化为绕指柔,此之谓也。

裂空穿云手更是如此,本来这套掌法就是夏奇自幼所习,根深蒂固,全是从心中发出。

对空间的敏锐感悟,从无情到有情也就是一层窗户纸的事情,现在被友志的《长相思》古曲给激发了出来,空间无情,掌法有情。

招式无情,可人有情,有情人使无情掌,无情也变得有情了。

一曲终了,两下皆爽。

神界山风呼呼吹拂,夏奇静立不言,黑发飘扬,白衣飘飘,端的是一副高手风范。

“好指法,好掌法,好剑法!”友志拍手节节赞赏道。

“阁下的琴音当真妙极,直入心扉,毫不挂碍。”夏奇回过神来,见友志夸赞自己,也由心的表示佩服。

“好,夏兄弟能明白我这琴曲直指人心,说明你我均是此中之人。别的我就不多说了,随我来吧。”

友志伸手相邀,随后一扇时空之门悄然打开,夏奇进去后,门随即关闭。

“夏奇,希望你在这琴冢中能够找到你要的东西。”友志的声音飘荡在琴冢的空中。

满地皆是破旧的古琴,有的断弦,有的烂尾,有的断折,有的烧毁,有的水浸,有的糟朽……

这一方时空中充满了沮丧与失意,充满了悲痛与惆怅。

夏奇弯下腰,在一张古琴前盘膝坐下,只见那张琴的右下角赫然写着“绿绮”,应该是一张有名的古琴了,夏奇似乎在哪里听说过。

一阵风吹过,夏奇从风里隐含的乐声中看见了千里摇曳的竹林,看见了一位穿着绿衣的女子怀抱此琴悄然远去。竹影拂地,古琴吹绿。

切分而过的浓绿的气韵中似乎有那一抹剑痕亮起在夏奇的眼眸中。

夏奇的心有些热切了,但他还是没有把握,没有把握能够接近竹林所包含的乐韵精魂。

走进她,对,走近她。

夏奇用手掌轻轻的敲击那空空的竹节,“笃笃笃”的声响有些发闷。

夏奇双手用劲,将那高达几十米的竹竿拉弯,再去听那竹节中发紧的声音,那种韧性与顽强随着竹竿越弯越明显。

夏奇一掌砍断那竹子,看着如剑削的切口,往下滴着翠绿乳白的汁液,然后再听竹林的风声,断裂果然产生了悲情,风中的呜咽也暗着惋惜。

这是有生命的竹林,绿绮之琴乃生命之琴也!

夏奇霍然开朗后,抬头又见那绿衣少女怀抱古琴在竹林中忽隐忽现了。

嗯,看来只要我有一丝感悟,这绿绮之灵就会现身。

到了此时,夏奇不着急了,这竹海无限,乐音在耳,感悟是自然的事情。

《十一弦境》中的本源之琴音应该有生命的成分,于是,夏奇盘膝而坐,静观宇宙世界的生命本质。

剑气主杀戮,琴音主抚慰,取舍之间似乎相悖,可道理却是相通了。

杀戮无情可变为有情,七杀之七不杀就是这个道理,在这个层次上,剑气与琴音产生了相通。

夏奇由剑及琴,由杀戮及于尊重生命。

绿绮,乃生生不息之意,可这生机之乐是否会反向而为呢?

夏奇在茫茫竹海中感受到那一抹剑痕的灵感了。

绿绮之剑,由乐而为剑气,当又符合刚柔并济的道理了。

念已及此,茫茫竹海已然不见,横空浮现的那是一张古琴,或者说是一柄古剑!

夏奇长身而起,一跃而握那剑柄。

“公子不要弄疼了奴家!”那绿绮剑灵忽然开口说道。

“我靠,这就疼了,也太娇气了吧?”

夏奇忍不住在那古琴身上一阵弹拨,手指自然是一阵重,一阵轻,尽管他已经领悟了绿绮的琴韵剑神,但操作手法却太粗糙了。

“哎呀,这也太痒痒了,呵呵呵,笑死我了……”

“哎呀,你揪着我的皮了,太疼了……”

“别拧我,疼……”

一时间,夏奇仿佛又置身在茫茫竹海中,与那琴灵绿绮嬉笑打骂,风情万种了。

深圳曙光医院好吗
深圳远大肛肠医院口碑怎么样
李非博士受邀参加2018第二届金海湖·世界抗衰老大会
合肥哪家男科医院好
汕头治疗包皮过长医院哪家好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