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生活

江西核电投入30亿资金闲置

2019年03月20日 栏目:生活

冬日里,江西彭泽核电厂址的野草大半枯黄,只有不远处的山头在雾气中浮现出几许绿意,几处遗落在场地上的碎石依稀隐射出当年尘土飞扬的繁忙景象。

冬日里,江西彭泽核电厂址的野草大半枯黄,只有不远处的山头在雾气中浮现出几许绿意,几处遗落在场地上的碎石依稀隐射出当年尘土飞扬的繁忙景象。

在彭泽——这个中国内陆核电曾经的火热之地,中电投江西核电公司投入近30亿资金之后,如今能做的只是守着这个号称中国质的核电厂址。在“安全高效”的大前提下,内陆核电被认为在“十二五”期内难以得到重启。由于项目不能开工,中电投江西核电每年需支付财务费用超过1亿元、厂址维护成本2000万元。

在12月初的一次会议上,中国工程院院士陆佑楣提出,推动我国能源电力的转型升级已十分紧迫,应尽快启动内陆核电。核能协会今年5月的一份报告也已上交至相关部门,希望内陆核电重启进程能进一步提速。

“一旦彭泽项目放行,彭泽核电1号机组的核岛基坑1个月内就可以开始负挖。”中电投江西核电相关人士向表示。

内陆核电皆处等待状

彭泽核电厂址位于江西省九江市,北临长江、南靠太泊湖,距九江市区80公里。作为国内不可多得的内陆核电厂址,彭泽已经前后由多方面调研了近30年。

“厂址下面是一块完整的基岩,抗震能力非常好。”江西核电公司人士对说,“地面高度比长江历史水位高出近10米,比假想的万年一遇洪水与三峡溃坝的极端事故情况叠加的水位还要高出近4米,所以没有洪水的威胁”。

2005年,中电投集团与江西省政府就彭泽项目开发达成协议,规划建设4台125万千瓦的AP1000核电机组,预留出两台百万千瓦核电机组的扩建余地。到2009年已经完成了前期准备工作、审批手续基本完成、具备了负挖条件。

2011年福岛核电事故后,中国一度暂停了国内新核电项目的建设,而内陆核电建设更是直到今天仍未放开,中国首批内陆核电的三个厂址如今都处于等待的阶段,彭泽便是其中之一。

2011年底,一江之隔的安徽省安庆市望江县退休干部联名“上书”反对彭泽项目上马,对彭泽核电项目的人口数据、地质条件、周边工业建设等方面提出了质疑。

但是中电投江西核电公司总经理郝宏生对说:“不管是科学技术上的疑虑,还是不同利益的诉求,我们都可以拿到台面上来讨论。”

质疑称,核电站周边城镇人口超过了国家相关规定,而中电投江西核电公司指出,国家所规定的人口数是指相对集中居住的人口中心,而非城镇所辖人口;地质条件方面,中国地震局地质研究所专题调研指出,彭泽厂址25公里范围内没有地震带和发震构造,附近也没有能动断层;在选址上,彭泽核电项目周边的望江经济开发区、香隅化工园区,距核电厂址分别12、14公里,符合国家标准,经上海核工程研究设计院论证,两个开发区均不会对核电厂的安全运行构成潜在危险。

彭泽县人大主任方柏生表示,由于彭泽核电项目的存在,望江县在开发区的建设规划上是受到了影响,但核电项目选址本身并没有违反规定。

业界呼吁重启

2012年,江西全省发电量759.6亿千瓦时,而全社会用电量867.7亿千瓦时,缺口达108.1亿千瓦时。江西的经济可发水电已所剩无几,省内煤炭年产能不及年消费量的40%,能源供需形势不容乐观。而全省统调装机中90%是火电装机,风光气发电难以形成电力供给支柱,这也让江西面临巨大的环境压力。

由于“十二五”期间不安排内陆核电项目,江西核电项目只能继续等待。中国能源研究会副理事长周大地说:“在大气治理的压力下,我们的政策能否与时俱进,提前给予一定的调整?”

他表示,无论是人口密度,还是经济实体的密度,沿海地区都要大于内陆地区。现在对于内陆核电的担忧,部分在于核电站对水体的影响,但中国对内陆核电站废水的排放要求已相当高,甚至达到个别国家饮用水的标准。

“现在有些声音说核电站排放的水要做到零贝克(贝克为放射性活度单位,芬兰的引用水天然辐射水平在0.1Bq/L-100Bq/L之间,法国在0.1Bq/L-1Bq/L),这种要求缺少科学依据,”周大地对说,“自然水体本身就有放射性,怎么能要求排放的废水是零贝克呢?”

他表示,内陆核电选址时考虑了溃坝、洪峰、堰塞湖等多种灾害情况,确保现有厂址都可应对,不会污染外部水体。“内陆核电暂时不开工,那么可不可以作一些程序性的安排?有意见就讨论,不能因为有意见就不讨论了。”

项目前景的变数下,江西核电公司背负着每年1个多亿的财务成本和2000多万的维护成本,

江西核电投入30亿资金闲置

目前主要靠中电投集团委托贷款来支撑。

“核电项目建成后,其社会经济效益将充分发挥出来。只有项目能够上马和顺利建成,才能为各方带来实惠。”周大地说,“如果项目搁置不前,又不能纳入议事日程,将是对社会资源的浪费。”

(:中冶有色技术)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