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汽车

玄界好卡 122.剧烈碰撞,光融骷髅(第四更,求订阅!)

2020年01月16日 栏目:汽车

玄界好卡 122.剧烈碰撞,光融骷髅(第四更,求订阅!)“你就这么觉得吃定我了么?”曲滔将卡片拍在身上,热流炸开,身躯似乎都变得坚

玄界好卡 122.剧烈碰撞,光融骷髅(第四更,求订阅!)

“你就这么觉得吃定我了么?”

曲滔将卡片拍在身上,热流炸开,身躯似乎都变得坚韧不少,只觉体内充盈着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是一种躁动,却有让人分外舒爽,好似疲惫一扫而空的畅快。

接着又不动声色的将怀中那些限时属性卡全部拍在身上,顿时体内热流滚滚,似洪流席卷,放入有江海灌入其中,一瞬间撑的有些难受。

须知这些限时属性卡可有近二十张,且没有一个数值是低于三的,更遑论其中还有不少是气力属性,还有内气属性。

“气力(2.5h)+4.6。”

“内气储量(1.5h)+3.7。”

“迅捷(2h)+3.9。”

“肌肉强度(1h)+3。”

如此种种,这般一同用掉,效果瞬间显现出来,让曲滔又一次感受到了那次与血修相拼时的臌胀感。

老者发现眼前的少年人身上传来一阵阵让他都为之心惊的波动,不由的出声:“你在做什么?”

“在想着如何才能将你斩杀!”

曲滔眸光一闪,下一刻倏地前冲,携狂暴之势,如凶兽般朝老者扑去,一边狂吼出声,惊起道道涟漪。

大殿震动,隆隆之音让四周的一切都为之摇颤,老者只觉凶意扑来,想也不想的便闪身融入黑墙之中。

曲滔却不管不顾,长枪大开大阖,每一次扫动都将一片黑墙击垮,每一次出墙都会有墙体崩飞。

黑色骷髅咔咔作响,再次朝他扑来,那魔烟与绿焰缠绕,阴冷气息惊人,仿佛四周空间都被冻结。

四杆幡旗飞舞,分立四周,再一次将他包裹,那种厚重的压迫感又一次出现,让他周身涌出一道道的涟漪,似潮水般朝他扑来。

“嗬!”

曲滔不惧,岿然不动,任由那沛然压力加身,手中长枪连番舞动,道道枪影如长龙卷动般砸在黑墙之上。

“隆隆……”

成片成片的黑墙垮塌,溅起碎石与烟尘。

骷髅袭来,曲滔扭身一脚蹬在其眉心,将至踢飞出老远,又一次融入黑墙,而后从另一个方向袭来。

曲滔哈哈大笑,只觉畅快无比,又一次能这般爆发有所,任意施为,这更像是一次奋力发泄,心头不觉间畅快了不少。

他忘记了危险,或者说,此时已经顾不得多想,只求将眼前这货斩杀。

老者不时从四周的黑墙间现出身形,一挥手就是玄纹流转,朝他欺来。

他不惧,枪在手便气势如虹,狂暴的将身前一堵黑墙砸成齑粉,而后再一脚将骷髅踹飞,又去向另一处。

两团血池轰隆隆作响,血色弥漫,裹在他周身,让他整个人都披上了一层血色,血浪在周身涌动,一同跟着焚烧墙壁。

老者见此莫名有些急切,再次挥出道道玄纹,有的化作电光,又的则幻成烈焰,在曲滔周身舞动,要将他磨灭。

但有血雾在身,他丝毫不惧,任由这些异力在一旁,手上的动作丝毫不乱。

渐渐地,老者发现不对劲,这少年人惊人的狂暴,且没半点躁意,依旧不疾不徐的砸毁黑墙。

如此这般片刻间,倒是让曲滔将四周的墙壁给砸毁了近半。

老者便是靠着这些墙壁藏身,若是让曲滔将所有的墙壁都给毁坏,那他便不得不以肉身直面曲滔。

曲滔却是已经看出这老者的外强中干,或许手段惊人,但在奈何不得他的情况下,也只是稍微难缠而已。

“躲着吧,看你还能躲到几时。”曲滔大笑着挥舞手中长枪。

老者怒声道:“若非本座被此地阵势镇封压制,怎会容许你这小辈这般猖狂。”

“哈哈!那你就继续躲吧!”

曲滔不再言语,连续出枪,一朵朵寒芒绽放,绚丽之中带着凛冽杀机,那墙壁片片垮塌。

“轰隆隆!”

血池轮转,其中血光惊人,卷动间将那四杆幡旗包裹,欲要将其焚化。

“嗤嗤……”

炽烈之中,幡旗抖动,旗杆上已有玄纹被剥落泯灭,幡旗更是抖动不止,似乎下一刻就要被焚烧一净般。

老者在一处残破墙壁中现行,曲滔眸光一转,顺便便是一枪刺向其身。

“咻!”

枪锋锐利非凡,老者身上涌现黑芒,身前玄纹流转,一瞬间将枪间定在身上,曲滔只觉手中枪好似戳在了铁胎之上,难以寸进。

“不自量力!”老者冷哼一声。

曲滔大喝,臂膀上筋肉绷起,内气涌动,如狂风席卷。

“给我破!”

“咚!”

一声震响,地面都为之一抖,就见曲滔枪尖涌现华光,璀璨夺目,如一到旋涡般搅动四周玄纹,使得道道玄纹崩裂,散开化作星点。

“啊!”

曲滔大喝一声,巨力爆发,狠狠将枪尖往前一送。

“噗!”

枪尖应声戳入老者肩头,劲气迸射,将老者肩头给崩开一个血洞。

后者痛哼一声,动作稍有迟缓,身躯突然散做漫天黑烟,与那二首前一般无二。

曲滔眸子一亮,再一次一角蹬开飞扑而来的骷髅头,大笑间身躯上涌出涛涛血芒,一个涌动间就将黑雾全部包裹在其中。

两者相互抵消,滋滋作响,有无数的青烟冒起,更有道道惊鸿在两种颜色的雾气之中流转。

老者不知用何种秘法将自身化作黑雾,但这正好给了曲滔机会,料想其被自己的血雾困住后就无法在逃脱。

只是那骷髅头难以破坏,任由曲滔用了多大气力,上面依旧不见有半点伤痕。

好在骷髅头虽邪异,却一时半会儿也伤不到他。

“隆隆!”

血池轮动,像是两道磨盘,所有的黑雾被包裹其中,剧烈挤压着。

“哼!小辈,你伤不了本座。”老者的声音从黑雾之中传出。

曲滔却是淡漠道:“伤不到你?”

说着他便拘着黑雾,一枪戳入飞扑而来的骷髅头眼眶之中,飞速沿着来路前行,两团血池包裹黑雾相随。

跨过数千石阶而上,来到那宫宇当中。

此时老者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惊声道:“住手,小辈,只要你放了本座,本座可传你第二真身之法!”

“不稀罕。”曲滔冷笑道。

“啊!不!”老者的声音带着惊惶。

被长枪穿着的骷髅头剧烈抖动,欲要脱离,但每次震动之时,曲滔都会以枪尖爆发枪芒,将其中的绿焰绞灭大半。

转眼间他便这般拘着黑烟,枪尖挑着骷髅头来到宫宇之外。

上空,宛若一轮小太阳的光源依旧,将此地照耀的璀璨生晕,而那黑烟被这光一照射,便顿时冒出青烟来,滋滋作响。

“啊!”

老者声音惊惶之中带着骇然,还极其痛苦,再看那骷髅头,眼眶中的绿焰被这光芒一照射,顿时便如春雪般消融星散掉。

“不!住手!本座传你第二真身之法,传你无上秘魔之术!”老者声音凄厉。

曲滔却是丝毫不为所动。

(老黄这几天来更新量如何大伙儿能看见,只求诸位能多多支持,求点订阅、推荐票、月票、打赏!多谢各位!)

天津有哪些超声科医院
上海中大肿瘤医院专家
贵阳癫痫病医院挂号
上海治疗白癜风费用
郑州癫痫病治疗专家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