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军事

看别人的活法

2019年12月04日 栏目:军事

摘要:好的小说,总是会从社会中提取的某个带着社会共性的“人样”,或者说是抽取人性中带着普遍性的“内核”,进行故事加工和艺术展示。读者阅读的时

摘要:好的小说,总是会从社会中提取的某个带着社会共性的“人样”,或者说是抽取人性中带着普遍性的“内核”,进行故事加工和艺术展示。读者阅读的时候,透过故事描写和艺术领略,以及通过把玩小说文字,捕捉作者设伏在小说中“人样”和“内核”,尽管可能与作者先前的意欲并不那么的一致,甚至有了背离,这没什么关系,因为读者的阅读,已经对原来的小说进行了“再创作”,你的真实感觉,以及得出的结论,可以大体的归结在“原来他们是这么个活法”的释然上。 读书对于我来说,有两个目的,一个是看别人的想法,另一个是看别人的活法。看别人的想法,大致是哲学和社会科学等综合类方面的书,看别人的活法多半是读小说。近读日本新锐小说家青山七惠写的《一个人的好天气》,就是看小说中的年轻姑娘三田知寿和她的房东老太太获野吟子的活法。

我没去过东京,也不知道这辈子能不能去现场的看看日本人的活法。中国有许多的名人都在日本学习生活过。如孙中山、蒋介石、鲁迅、郭沫若等等,他们曾经受过日本的影响。对日本和日本人,应该说多少还是了解一些。这些了解,多从电影电视和书本中知道的。当下的日本人,活得怎样,与我们的差别在哪里。在广州北京路买了本青山七惠写的《一个人的好天气》,选择一本新锐小说的作家书读一读,看看当今日本人的生活起了哪些的变化。

好的小说,总是会从社会中提取的某个带着社会共性的“人样”,或者说是抽取人性中带着普遍性的“内核”,进行故事加工和艺术展示。读者阅读的时候,透过故事描写和艺术领略,以及通过把玩小说文字,捕捉作者设伏在小说中“人样”和“内核”,尽管可能与作者先前的意欲并不那么的一致,甚至有了背离,这没什么关系,因为读者的阅读,已经对原来的小说进行了“再创作”,你的真实感觉,以及得出的结论,可以大体的归结在“原来他们是这么个活法”的释然上。

前一段时间,读过一些的关于日本方面的书与资料。好些的书中与资料中说日本是个菊与剑的民族,这种比喻很形象,笼统上说有点代表性。但日本民族深层的忧患意识,是从岛国的生存环境中长期积淀下来的。东方文化作为文化的基座,面上飘扬的繁华进步,从文化的视角上分析,又无不鲜明的带着从西方文明嫁接明显的,好些地方还来不及打磨显得有点粗糙,甚至是水土不服的焊点和烙痕。即便如此,又不得不说日本文化是中西文化结合得比较好的文化。过去只要提到日本人,首先想到的是日本鬼子。后来,书读多了,知道日本的国民素质是比较高的。大多数日本人,肯定不是刻划在我们大多数人头脑是的“日本鬼子”。日本老百姓当下的生活,与我们到底有什么不一样,想到新锐小说家写的小说中去看看。

巴金在《随想录》上说,读书是为了看别人如何生活。这句话,读了快二十年了,深深印在了脑海里。说得好啊,我们不可能遍尝生活,可是可以通过读书,了解别人的生活,了解更广泛更丰富别样的生活。

《一个人的好天气》像看电影一样,一气读完。一个人的好天气,说了什么呢?春天,夏天,秋天,冬天,迎接春天,书共分五部分。从天气上看,与我们的春夏秋冬,又接新春,没什么两样。时间,承载生命,好的天气,对于每个人,无非是春天、夏天、秋天、冬天,然后再是来年春夏秋冬的循环往返。小说的艺术在于,通过同样的时光承载,在某个时光的空间范围塑造出读者关心认同的艺术人物形象。

《一个人的好天气》说得是二十岁次出门到东京三田寿知的“好天气”。“好天气”,通过对三田知寿和荻野吟子这一少一老两个人物,在春夏秋冬的日子里,过着日复一日,看上去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生活。小说从东京截取这两个人物形象,在并不太开阔的空间与人物对象中,以同样的天气,对比着寿知新到东京的际遇心态,与吟子的老式生活的平淡安详。终,寿山离开了吟子家,找到了新的工作和宿舍。找到了自己的好的天气,迎接新的春天。

一样的春夏秋冬,在寿知那里,与在吟子那里,在冬天来到的时候的寿知看来很不一样。寿知并不十分的羡慕吟子的恋爱,但十分的不满自己的恋爱。她凄然的说:“我觉得活着没有意义。”啥子却说:“什么?意义?”寿知又嘟哝:“吟子,没有意义啊。”这里还有一段寿知的心理描写:“我真想切断一切联系,到一个没有人、什么都没有的地方从头开始。不过,在那里又会建立起新的关系吧。等自己意识到时,一切又都结束吧。不去思考什么意义,只是不断重复下去的话,就连人生也会结束。眼前这人小老太太又重复过多少回呢?”有了这种心思后,下面是寿知与吟子冬天里的对话:

“我想飞越。”

“什么?”

“飞到吟子的岁数去。”

“飞越?”

“就是飞越几十年,赶上吟子的岁数。”

一个人的好天气,寿知故事的春夏秋冬,小说大致是如此安排:春天,五岁父母离异,一直由母亲带大的寿知,“一个雨天,我来到这个家。”在吟子家,她看到屋子的门楣上摆着一排漂亮的镜框,里面全是猫的照片。这个连猫咪也不愿意亲近的人,在吟子家结束了与阳平两年半的恋爱。在失恋时,看见吟子恋爱了。夏天,寿知与吟子相互了解中,开始了与藤田的恋爱。秋天,知寿见证着吟子的恋爱,自己与藤田的恋爱还在继续,便因笹冢站新来了个眼睛就像小狗似的招人喜欢的年轻女协理员,让知寿不安和倦怠,终分手。冬天,想飞越,想活到吟子的岁数,到终还回偷吟子的全部小东西。在“迎接春天”这节的不到两千字的文字里,寿知“就这样,我不断的更换认识的人,也不断的使自己进入不认识的人们之中去。我既不悲观,也不乐观,只是每天早上睁开眼睛迎接新的一天,一个人努力过下去。”二月中旬,她认识了已经结了婚的安藤,虽知是所谓的“不伦之恋”,她依然快乐的坐上与已婚人看赛马约会的电车,因为有个人在等她。

小说,就是要通过写别人来写某个曾经的自己,观照某群曾经的“寿知”。我在寿知的春夏秋冬的年轻的生命中找到了曾经的自己。“活着有什么意义?”与我们经历的潘晓的“人生的路为什么越走越窄?”大讨论,虽然时代环境与生活节奏不同,但叩问生命的哲学意义是一样的。几十年过了,当下的八零后,九零后,我想他们同样有着这样的心历。工业革命,信息革命,数字革命,都市在市场中全部被意义化了。而都市下面生活的工蜂和蚁族们,他们的意义在哪里?东京的寿知,从小说《一个人的好天气》,真实的复印着我们人生的某个截面,在不刻意的结构与顺势而为的书写中,以及平白又巧妙的文字里。所以,小说立起来了。

没有意义的生活,可能就是一生像吟子那样重复着念想与希望,也重复着日复一日,并寻找不到“日新月异”实实在在的日子的全部意义。没过到头的日子,在旧式的“把日子过下去”老一辈像吟子那样人的日子里,没有蓝图,没有规划,来什么日子,过什么日子。旧屋檐下,一住就是几十年。我在新周刊编的《2012年语录》的文化生活一页看到这样一张图像,两个穿着纯白日本老式乡间服装的老人拄着拐棍,走在云压山低,村前一大片稻田的乡间小道上。图像的配图:“绿油油的稻田是许多城市人的乡愁。图为1981年,日本高松,路人行走在村路上。”读着小说,品着图像,我想生活的意义有时真有点搞笑。在向往都市生活的时候,是甩掉身上的土气。在城市逼人的时候,是去掉被城市灌输在脑海中所谓“意义”的一抹的乡愁。拓展一点,生命的意义,在一张白纸时,是填充。被画得乱七八糟时,是清空。所谓的执着,与去执着,执掌着生命两头意义的悖论。

从寿知与吟子身上,看到了日本人的某样活法,与我们过的日子,虽说是彼时彼地,但从读小说看来,的确没什么太大区别。被都市化了的全球村里,大多数的都市的价值观念与攀附道路,以及生活节奏日趋雷同。不单单的是人被复印了,都市同样被复印。在复印的“太阳”照射之下,日子也还是春夏秋冬的过着,可是好坏,只能是调节自己的站位与心态。

寿知的好天气的到来,小说运用了寿知退还吟子一件件小东小西,小物件的暗示手法。寿知不安定性格和潜在的晦暗心态,是通过寿知从小有个偷小东西的习惯暗示的。用我们的说法,大错误不犯,小错误不断。偷小东西,在不犯法不伤大雅的界限内。偷些小东西,把玩这些偷来的东西,并渐渐把这些个小东西当成收藏。寿知,“一个雨天,我来到这个家。”妈妈介绍的,还专门写了封书信。这个家的老太太吟子,成了寿知来东京的房东。一年里,寿知在吟子睡着后,蹑手蹑脚拿了不少的不东西。还回去的时候,吟子突然说话了,为什么要送回来呀?这时,寿知才知道原来回拿东西的时候,吟子就知道,她根本没睡着。吟子告诉她,那些东西你不拿,也会送给你的。

寿知放下了“偷”的执着。这份“偷”的执着的放下,巧妙的暗示着寿知对待“不伦之恋”,放下了一般人“格式化”了的标准。新的对生活的态度,迎来了新岗位,新恋爱。新的生活,也因此真正开始了。

共 28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个人的好天气》是近年来日本受瞩目畅销小说,作者根据这部作品的内容谈及自身的看法和感受,并融入相关读书心得,对小说写作的要领有独到的认识和体会。文中展示出作者对这部小说内容全面的把握,对人物性情、思想有独到的观察力,对文章所表达的主题,也有着深刻的认识,这便是一篇好小说带给人的益处。文章可作为读者良好的引导,推荐!【编辑:冰煌雪舞】【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 061205】

1 楼 文友: 201 -06-11 11:41:21 文中具有一定的知识性,可供学习,可为导读,教人受益,欣赏,期待朋友更多的精彩! 作品见于《新民晚报》、《羊城晚报》《小小说选刊》《短篇小说》《青年教师》《椰城》《青少年与法》《深圳警察》《燕赵都市报》《北方作家》《做人与处世》《考试与招生》等全国各级报刊!

回复1 楼 文友: 201 -06-12 08:46:00 谢谢美按美评,端午节快乐!

2 楼 文友: 201 -07-01 18:24: 8 据去过日本的朋友讲,连售货员都不承认侵略是错的,不承认南京大屠杀,斜眼看中国人,说: 咋不把之那人都杀光呢?

日本是个禽兽国家,他们几乎杀光了琉球人,在中国搞人体试验,弄细菌战,至今还在弄! 学习古典诗词

艾玛医院几级医院
北京首都机场医院怎么样
厦门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辽宁治疗癫痫病医院有哪些
中山妇科医院哪家好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