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科技

食人魔的美食盒 第两百六十五章 熟悉的陌生人

2020年01月16日 栏目:科技

食人魔的美食盒 第两百六十五章 熟悉的陌生人虽然帝国的法律明令禁止私下刑讯和秘密拘禁的行为,但只要不是触碰帝国立国时定下的那几条古老

食人魔的美食盒 第两百六十五章 熟悉的陌生人

虽然帝国的法律明令禁止私下刑讯和秘密拘禁的行为,但只要不是触碰帝国立国时定下的那几条古老的神圣律法,一般的法律对于帝国豪门乃至中下级贵族来説都早已失去任何约束力。◇↓,像是地牢刑房这样的违令场所,更是每一座贵族别墅宅邸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

推开一扇又一扇沉重的石门,手里提着一盏油灯的戈隆穿过悠长且黑暗的地底通道,终于来到了地牢的层,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扇魔法光幕,这是一种通过魔力水晶维持的魔法屏障,造价昂贵而且不怎么稳定,虽然对于法职者和神职者拘禁效果十分有限,但是对于囚禁体魄强健力大无穷的战职者或是非人种却有奇效,比如説用来关押一头凶暴的独眼食人魔。

光幕的另一边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到,但是戈隆知道,乔巴就在里面。虽然储备好的用来维持光幕运作的魔力水晶都被库拉汗男爵拿去卖掉了,但是残余的动力还足够维持光幕正常运行几天。至于光幕失效之后里面的囚徒会怎么样已经不是库拉汗会去考虑的事情了,事实上,如果不是因为戈隆坚决反对,这头独眼食人魔会是批被库拉汗男爵送上拍卖场卖掉的奴隶。

开启光门的密码水晶在库拉汗男爵身上,戈隆想要弄到虽然并不会耗费什么力气,但是他也懒得再去跑一趟了。一团蕴含着湛蓝电光的神力光团在戈隆手掌上凝聚起来,正是萨满神术“净化之咒”。这种单人神术可以有效驱散目标身上的增益或是减益魔法效果。比如説中低级诅咒或是持续伤害治疗法术之类,当然净化魔咒对直接作用性魔法无效。

当戈隆的手掌按在身前的魔法光幕上后,湛蓝色的神力电火花顿时与魔法光幕发出劈里啪啦的刺耳摩擦音。那正是魔力与神力互相中和发出的声响,数秒钟过后,“噗”的一声气球破裂般的闷响声乍起,整个光幕彻底消散,归于虚无。

囚室内毫无动静,昏暗的灯光似乎也无法驱散那浓的化不开的黑暗,隐隐只能听到一个粗重的呼吸声在黑暗中回响。戈隆也没有犹豫。伸手提起琐碎碍事的长裙便走了进去,结果还没等他找到乔巴的影踪,就听到囚房内猛然响起闷雷一般的咋喝。紧接着头dǐng正上方劲风扑面,仿佛一棵参天巨树倒塌下来,硬砸向自己。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袭击,戈隆面容肃穆。右足小退半步。摆出稳定的防御姿态,然后举起自己的胳膊横架在身前,这下格挡时机把握的恰到好处,那黑暗中袭来的巨物与戈隆幼细雪白的臂膀顿时撞在一处,黑暗的囚室内一片死寂,仿佛连空气都被凝滞。但是片刻之后,一股强劲至极的冲击波伴随着一声闷响从交击diǎn爆发出来,向四下狂暴扩散席卷。所幸这间囚室内本来就空空荡荡,什么东西也没有。否则仅凭这一下碰撞产生的冲击波就足以毁灭室内所有的一切。

这一下硬碰硬的对撞戈隆竟是没有占到丝毫便宜,他向后连退好几步,嘴里一甜,一缕殷红的血丝已从嘴角处流出,至于她身上所穿的碍事长裙更是被风暴冲击波撕扯的乱七八糟,变成一堆花俏的碎布头。虽然遭遇突然袭击,但是戈隆脸上非但没有任何吃惊愤怒的神情,出现的反而是一抹发自心底的喜色。

油灯火灭,周围再次陷入一片黑暗,就只能看到距离不远处一只猩红的血目正发出嗜血的凶光望向自己。戈隆体内的异世界神力飞速运转,汇集到头部,于是他的双眼猛然一亮。在戈隆的眼中黑暗迅速褪去,整个世界再度变得清亮明晰起来。出现在戈隆面前的正是一头独眼食人魔,比普通的食人魔更加高壮,凶恶百倍。这肥壮巨人背部沿着脊柱有一道龙脊般的角质凸起。这并不是戈隆记忆中乔巴的样子,甚至和普通的食人魔也有着十分明显的差别。但是戈隆却并不陌生,那熟悉无比的姿态令戈隆仿佛又见到了那位哪怕是战死也没有倒下,仍旧屹立在洞口守护族人的战争,那位在他心中永远活着的战神,乔巴?黑手的父亲,莫加尔大王的身影。

令戈隆感到欣慰的是,乔巴身上受到深渊瘴气魔化的痕迹已经完全褪去,至少不再是那付深渊魔怪模样。但这并不代表他已经完全恢复正常。此时的独眼食人魔乔巴独目猩红似血,口中喘着粗气,大片白色的蒸汽从他那张肮脏丑陋的大嘴中喷出,竟是能喷到两三米之外,可见这家伙体内的温度有多高,胸膛内那颗泵动的心脏又是多么的强劲有力。

刚刚那次仅凭力量的交手,正常形态下的戈隆竟然完全不是独眼乔巴的对手,觉醒元祖之血的独眼食人魔已经算是半个独眼巨人,拥有半神戈鲁尔的些许天赋神力。此时已解离四阶封印的乔巴虽然还只是一名食人魔督军,但真实战力可以碾压普通的战王级强者。

族胞的强大当然会令戈隆欣喜不已,但现在的问题是,一直受到深渊瘴气魔化,之后又伤重昏迷许久的乔巴再度清醒后显然正处于狂化状态,此时的他别説是认出戈隆这个披着人皮的同族了,就连正常的交流沟通都做不到。

“狂化”是混乱属性亚人种高阶战士的招牌能力,同样也是他们可怕、致命、也是危险的技能。而对于这种并非战士自身主动激活的非自控狂化,一般来説就只有两种方法能够让他重新“安静”下来,一是杀死他,二是等他精疲力竭后脱力而亡。这两种方法戈隆当然都无法接受,好在他还有另外一种选择。那就是镇压,以的力量,更强更猛的暴力。在乔巴毁灭一切或是自行累死之前,将其的所有反抗瓦解,将他打得无力再站起,直截了当粗暴蛮横的镇压……

当下定决心之后,戈隆两把将身上的碎布片扯个干净,深深呼吸两次,然后从纹身空间中取出了那张面具。戴在脸上。

******

一觉睡醒的乔巴宛如做了一个深长的噩梦,他的记忆几乎还停止在很久以前的那个血色之夜。他的父亲,伟大的黑手食人魔战争莫加尔大王交给他一个重要的任务。也是的任务……守护他那个脆弱瘦小,却是不能或缺的同族兄弟,那个拥有人类血脉与众不同的黑手食人魔,戈隆。

乔巴只记得自己浑浑噩噩的脱离了战场。向着戈隆经常会去的地方冲去。但是他太笨了,不知是自己走错了路,还是戈隆根本就不在那个地方,所以他什么也没有找到,后来他因伤势过重而失去了意识,身体更是发生了返祖异变,受到刺激突然觉醒的远古独眼巨人血脉虽然赐予他无比强大的力量,但是过早的觉醒却也给他带来了十分严重的副作用影响。

正常的血脉觉醒原本只应该发生在身体进入状态的五阶食人魔战王身上。而乔巴虽然膘肥体壮,但就食人魔的成长周期来看却还只能算是一个半大的孩子。于是几乎只剩下本能的乔巴就开始在海石湾半岛雨林中浑浑噩噩的游荡。依靠本能去捕食,依靠本能去成长,依靠本能去完成他那个延续数年却找不到目标的任务……

“找到戈隆,然后……保护他。”

海石湾的热带雨林是十分广袤的,乔巴的存在并没有被戈隆或是强大的亚马逊半人马发现,至于其他小型部落,撞上乔巴也只能是沦为食人魔大胃王的口粮。就这样,乔巴一直到被卷入地狱深渊,没有圣物或神力随身守护的他自然是沦为迷宫魔怪,之后发生的事情倒是不用再赘述了。

当乔巴再度清醒后的个感觉竟然是疼痛,剧烈的疼痛,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是疼入骨髓。他发现自己竟是在一片黑暗之中,狭窄,压抑的黑暗,但却并不安静祥和的黑暗。这片黑暗之中他并不孤独,因为乔巴能够感觉到黑暗中有个大家伙正在使劲的狠揍自己。乔巴顿时发出愤怒的咆哮,而他也很快发现自己并不是什么也看不到,他额头正中的血色独眼,哪怕是在黯淡无光的夜晚也能够看到一个血色鲜红的世界。这正是他血脉觉醒后获得的天赋之一,“鲜血视界”。方才的黑暗,其实仅仅只是因为他的眼角刚刚狠挨了一拳而已。事实上乔巴虽然刚刚才恢复意识,但他的身体从一开始就在本能的战斗,一刻未停。

那个狠揍自己的家伙似乎也察觉到了乔巴身上的异样变化,他突然停下了正在进行的殴击动作,并向后退出了两步,然后似乎是在观察自己。

他看着乔巴,而乔巴也在看着他……那是一个从未见过的怪物,他有着苍白色如同象牙的皮肤和虬结健美的肌肉,是强健的人类战士特有的倒三角体型,这赤//裸怪物的头发如同燃烧着的火焰,脸上却是带着雨林蛮族经常佩戴的巫毒假面。乔巴认不出这个比自己“瘦小”了一圈,却又高出少许的怪物,却也能感觉到这头怪物的强大,他遍布全身的疼痛就是的证明。不过这个怪物也并非无伤,当乔巴看到他身上的几处凄厉的红肿和肩头处一个硕大狰狞的牙印后,就知道之前仅靠本能战斗的自己也并非一味在挨打。

脑袋似是混乱又似是清醒的乔巴突然退后了两步,然后一屁股坐倒在地上,呼哧呼哧地説道:“不打了,不打了,乔巴饿了,要是饱着,一定不会输给你的……”

説完这句话后乔巴自己也是一惊,它无疑早已是饥肠辘辘,那股饥饿感甚至要比遍布周身的疼痛还要更加可怕,对于一头食人魔来説,这种状态反而是更加危险的,因为他的对手往往也等同于他的食物,大陆上谁都知道饥饿并不能降低食人魔的危险性,反而会令其变得更加致命,不死不休。

可是面对面前的怪物,乔巴却是提不起一丝一毫的食欲,不是因为对方压倒性的强大或是看似并不可口的缘故,而是乔巴从这头怪物身上根本感觉不到猎物或是敌人的气息。他虽然脑筋愚笨,但直觉却感知不到任何危险,就好像自己是在和同族互相殴打嬉戏一般,打输了在地上一躺认输就好。而在乔巴的记忆当中,能够和自己打成这样,将自己打得浑身疼痛然后不支累倒的家伙就只有一个,那就是黑手食人魔部族的骄傲,伟大的巨妖之子,天赋异禀的双头食人魔哈库莉莉。

在发现面前的独眼食人魔似乎恢复清醒之后,戈隆也停下了手,他同样累的不轻,哪怕是化身食人金刚,他在力量方面也无法完全压制住对方,仅仅只是略胜一筹而已,而对方那层坚韧厚实的肥肉也不比食人金刚的钢筋铁骨差出多少,在化解钝物攻击,比如説拳头的打击效果方面优胜钢筋铁骨。戈隆已经是全力施为,竟然也只能对对手造成皮肉伤害,无法伤及乔巴的骨骼内脏等要害。

如果这一仗再接着打下去,説不得戈隆就要动用圣女腿棒或是萨满神术了,好在在一记眼眶猛击之后,乔巴原本充斥嗜血狂怒的独目先是一片浑浊,接着竟是恢复了清明,然后愣了半天,竟是往地上一躺然后猛地冒出这么一句话。

“不打了,不打了,乔巴饿了,要是饱着,一定不会输给你的……”

这无比熟悉的话语令戈隆眼前仿佛出现了幻觉,在海边,在沙滩上,围绕着部落中心的篝火,在哈库丽丽与面前的乔巴为争抢一条半人马熏火腿厮打地不可开交,终双双累倒之后,自己面带苦笑和无奈的走上前去,向这两个娇憨可爱的吃货説出那句不知道自己説过多少遍的话语:“塞壬烤翅?半人马火腿?还是乱炖内脏大杂烩?既然你们都没力气继续打下去了,那连吃饭的力气也应该没有了吧,看来我只好把那一大堆食物喂给其他几个笨蛋了……”

“不!乔巴还有力气,乔巴还能吃~~~!”

两个年轻的食人魔条件反射的完成这段熟悉无比的对话之后,他们双双愣住,无数的回忆在戈隆与乔巴脑海中徐徐流过,对方在自己脑中那熟悉的面庞随之而变得虚幻……扭曲……终与面前这个“熟悉的陌生人”重合在一起。不再是觉醒远古血脉的独眼巨人,不再是脸上带着巫毒面具的食人金刚,两个人眼里出现的,就只有那个又憨又傻又贪吃的笨蛋食人魔,和那个瘦小无力,但却能够烹饪出世间美味佳肴的混血小鬼戈隆……

于是下一刻,两头庞然大物重重相拥,搂抱在一起,发出原始也是单纯的……

哭声……未完待续。。

北京肛肠医院评价
武汉博仕肛肠医院网上挂号
贵州哪家治疗癫痫
沈阳治妇科医院
河南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